什么是语文
来源:人民教育出版社 发布者:人教国际汉语资源 时间:2013-11-18

关于语文,历来众说纷纭,综合起来主要有“语言文字说”、“语言文学说”、“语言文章说”、“语言文化说”等四种“一语一文”说,近年来,由曾祥芹提出,评论者誉之为“宣告了四种‘一语一文’观的终结,在语文学与语文教育史上具有划时代意义”的语言、文章、文学三足鼎立的“一语双文”论正在抬头,并预言其时代“渐行渐近”,“必将到来”。事实果真如此?

 

系统论原理告诉我们:任何一个有机整体系统都是由若干个部分组成的,但绝不可能是部分的简单相加。反过来说,任何一个有机整体系统也绝不可以简单地进行拆分。语文就是一个有机整体系统,虽然有“口头为语,书面为文”(叶圣陶语)的区别,但这只是一个以声音形式,一个以文字形式来作为它们各自本身的外在物质显现而已,其内部一个以说的方式,一个以写的方式构成的语文单位系列以及该系列中各个级别单位语文组成、转换的“法则”必定是一致的,是被所有使用者公认、熟知的,否则,所构成的相应级别的单位语文便无法被他人用听或读的方式进行解读,也就达不到交际目的。

 

令人懊恼的是,我们的语文研究者,虽然没有与时俱进的眼光,却有死盯着一点不放的固执。

 

他们不知道起源于西方研究语言的语言学之所以只有语素、词、短语、句等简单单位的组成系列,实在是因为语言学直接脱胎于社会分工粗略,口语交际简单,书面语言尚未普及的古代社会,错误地认为语言学研究的就是口语,口语就只有这么几个级别的单位;也不知道随着社会分工的日益精细,团队合作的日益突出,即使口语交际,比如演说、讲解、示范、劝说、鼓动……所使用的单位语文,早已不是那种语言学最高级别单位的句所能满足得了,普遍都在使用相当于章级、篇级的单位语文了;更不知道与时俱进,将这些单位一并纳入语言学范畴加以研究,或者,为了与那种约定俗成已成经典的语言学区别开,创立语文学来加以研究!

 

对于书面语言来说,古代得以流传下来的的确是比较规范、比较完整的章级(以《论语》为典型)、篇级(即文章)单位语文,尤其以篇级单位语文的文章为突出,结果,我们的语文研究者便死盯住这点不放,误以为书面语言便只有篇级单位的文章一个级别单位,一提到书面语言便是文章,也不看看我们的公路旁、街道边、风景区、田野上、单位里写、印在标牌上、墙壁上、小册子上的警示语、广告词、标语口号、宣传介绍……不都是书面语言?其单位语文除了少数是章级、篇级的之外,大多数不都是句级、短语级、词级?

 

从这个意义上说,作为语文整体内容的口头语言与书面语言,绝不是一个只到句级单位,一个只有文章的篇级单位,而好比是两条并行的道路——一条为铁路,一条为高速公路,都拥有同一套由语素、词、短语、句(单、复)、章、篇等六个级别单位构成的单位系列。我们学习、使用语文就是要么乘坐说、听号专列奔驰在铁道上,要么驾驶着写、读的私家车飞驰在高速上!

 

由此可见,文章只能是篇级单位语文的通俗说法,在语文整体的口头语言中也好,书面语言中也罢,都只能是一个级别上的语文单位,将之提取出来,与语言并列在一起,岂不是让儿子与老子成为同辈人平起平坐?文学,则首先是文章,是文章的一种特殊形态,无论相对于语文的口头语言还是书面语言都只能居于孙子的地位,将它拿出来与语言并列,更是认爷孙俩为两兄弟。语言、文章、文学的“三足鼎立”,终将或因“爷爷”年事已高,体衰力弱,或因“孙子”幼小,力不从心,根本“鼎立”不起来。

 

文化,尤其是作为精神形态的,很多都只是装载在一定单位语文之上的思想内容,将其拿出来与语言并列,简直是从人的身上取一根肋骨出来与这个人放在一起,说他们是两个人一样荒唐。文字,只是书面语言中外在物质显现的材料,将它与语言并列,与把一套成品的陶瓷餐具和一堆准备用来制作一套金属餐具的铝合金材料放在一起,并称之为两套餐具,有什么两样?

 

因此,语文就是语文,既不能拆分为任何种类的“一语一文”,也不能拆分为所谓的“一语双文”抑或“一语n文”;无论“一语一文”,还是“一语双文”,抑或其他的什么“一语n文”,都有损语文整体,都需要立即终结!

更多
版权所有:人民教育出版社   京ICP备11022010号-2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南大街17号院1号楼 邮编:100081
网站建设·维护北京传诚信